当前位置:233小说网 > 灵异 > 三点鬼下班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点鬼下班(终)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点鬼下班(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论我们经历过怎样的欢喜或是承受过怎样的悲痛,最终,心中的波澜都会被时间抚平,或许那些过往会被深埋于土壤之中,等待哪天因为某些情节破土而出,或许,干脆就这么被彻底遗忘。

    每一个活在这世上的生命如此,这世界本身亦是如此。

    两年的时光,足够我们忘却太多的事情。

    这世界早已淡忘了那一个曾被所有人瞩目的瞬间,无论是救赎了这世界的至高神轩辕,还是妄图灭世的杨辰,以及在最关键时刻弃暗投明的九曜星君,他们的名字都已经被人淡忘。就连那一天本身,都只成为历史课本里的一个符号,再不能代表其他——若不是法定假日,谁会记得这些狗屁纪念日。

    两年前,在魔尊消逝于天宇之间的那一瞬,五界的版图再一次分崩,世界恢复成以往的模样,几乎未留丝毫痕迹。那些曾经的玄之又玄的画面,恍若梦幻,让人分不清究竟是自己亲历,还是只是脑海中的臆想。

    两年间,人们的生活再度回归柴米油盐——为了生存而辛苦奔波,这才是活在这世上所该唱响的主旋律。

    神鬼的论调飘散走远,房价、车辆双限、反腐倡廉、某个小岛的主权问题……这些又占据了所有媒体的版面。

    与五界一同消失的,还有这世上大多数灵能者的灵力,有些人的灵力即便没有消失,却也降至仅比普通人高出一线的地步。很多灵能者都认为这是神的旨意,既然这世上再没有魑魅魍魉,那神明自然要将赋予他们的斩妖除魔的力量收回。只有少数人才知道,那只是杨辰与镇魂碑之力对撞产生的辐射所带来的影响。

    ……

    盛京,保安寺街,一栋几乎可以称之为“危楼”的老旧民房,某单元三楼一间屋子的房门外歪歪扭扭地贴着一张早已褪色的海报,海报上穿着比基尼的金发碧眼的女模特正搔首弄姿。在海报的角落里则用油性签字笔写着几个更加歪斜的大字:“三点鬼下班”,下面还有一行不怎么显眼的小字:“灵异工作室”。

    屋内的空间与之外表十分相称,狭小而凌乱。

    一张破旧得根本看不出漆面的电脑桌后坐着一个胖子,他身下的椅子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上面的螺丝似乎随时都能从椅子中崩出,继而让整把椅子上的所有金属部件因为承受不住重力而扭曲变形。

    一旁的电脑机箱发出让人心烦的嗡嗡声,弹出的光驱托盘上则放着一卷卫生纸。

    胖子仍然戴着耳机在看一部口味重得令人发指的影片;马麟斜倚在沙发上,一脸惆怅地翻着手上的过期报纸;里面一间屋子的门打开,陈泉叼着一支燃着的香烟两眼无神地走了出来,从墙角的旧冰箱拿出一罐啤酒之后又打着哈欠走回屋里。

    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改变。

    生意依然差得根本不能满足日常生活开销,所有人其实都另有办法赚钱,他们没事的时候整日凑在这里一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二是想要怀念一下已经一去不复返的那些快乐往昔。

    “喂,老马,你到底有没有给他发信息?”刚刚走进里屋的陈泉突然又推开门,斜靠在门口说道,他仿佛没有骨头一样,浑身散发着一股懒洋洋的气息。

    “一周前就发了,我对他说,很多活等着他回来干。”马麟扔下报纸回道。

    “他没给你回?”陈泉问。

    “回了,他问我‘很多活’是谁……”马麟的嘴撇了撇。

    ……

    这时候,那扇看上去随时都能从门框上倒下的门突然被人敲响,马麟和陈泉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前者无奈地起身,将门打开。

    接着,马麟浑身僵住,如同被石化一般。

    “谁啊,啧。”见马麟半天没动,陈泉将叼在嘴里的烟按在墙上熄灭,摇晃着来到门前,然后他也愣住。

    门口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孩,肌肤似冬日最圣洁的雪,双眸如夜空最明亮的星。不过陈泉和马麟发愣绝不是因为那女孩的美貌,而是因为她粉红色的发尾和身上淡淡的桃子香味,以及被她搂在怀里的那只毛茸茸的小白狗。

    “我可以进去吗?”肖佩佩开口,声如天籁。

    陈泉和马麟忙不迭地点头,将肖佩佩让进屋内,同时两人又对望一眼,眼神都有些发虚。

    一边的胖子原本已经摘下耳机站起身来,待见到肖佩佩后立刻又将耳机塞进耳朵,猛地坐回椅子上,将头埋低,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他在这里?”肖佩佩问。

    “他?谁?……啊,他,他啊,他……两年前他不就已经死了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这儿原本还挂着他的遗像来着,后来不是怕影响生意么,就把那相片摘了……你要不信的话,我现在找出来让你看一眼?”马麟言辞闪烁。

    “我刚刚在门口已经听到了,你给他发过短信是不是?”肖佩佩紧盯着马麟的眼睛问。

    “没……我……我是给王子豪发的信息,那小子好久没来了,你看我们现在人手不够忙不过来,他作为我的徒弟,理应帮忙嘛,而且他那只镜妖也还蛮有用处的……不过那小兔崽子说自己学习很忙,压力很大……妈的,都是借口。”马麟一边说一边朝陈泉和胖子投去求助的目光,陈泉默默地溜回里屋,轻轻关上了门;胖子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电脑屏幕,打定主意绝不抬头。

    “我是从王子豪那里来的,他根本就没有在学习,而是在准备婚礼,他要和辛夷结婚了。”肖佩佩。

    “卧槽,这小子简直……他不是还在上学么?而且他们俩还没到法定年龄吧……”马麟惊道。

    “还差两年,不过他非要举办一场典礼,他们家里也拿他没辙。另外,你不用岔开话题,和你通短信的就是他,没错吧?”

    “怎么可能会是他,我怎么会和死人通短信,就算我们是灵异工作室,不过手机信号也没办法穿透阴阳两界不是?好吧,其实我是在给小齐发信息,他偶尔也会来这里帮帮忙嘛。不过他说自己身在外地,基本不会再回盛京了……刚才之所以对你隐瞒……是因为我觉得被小齐这么干脆地拒绝,是一件挺没面子的事儿……”马麟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觉得自己刚刚说出的理由简直狗屁不通,可一时之间又编不出其他搪塞的借口。

    就在此刻,工作室的门突然被人粗暴地推开,齐鑫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径自走到冰箱前,从冰箱内拿出一罐啤酒,刚拉开拉环灌下一口,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脖子僵硬地朝肖佩佩那里看了一眼。

    于是被石化的人又多了一个。

    于是马麟暗骂一声“你这王八蛋来的真不是时候”,他知道自己蹩脚的谎言再没有弥补的可能。

    ……

    盛京郊外有一座寝园,由于此时并不是清明那种祭奠故人的日子,所以这里显得空旷而冷清。

    肖佩佩抱着布丁在一行行墓碑旁走着,很快便找到了马麟告诉她的那个号码。那座碑很干净,显然时常有人打扫,肖佩佩在碑前伫立片刻,转身朝路的另一旁走去。

    那条路的尽头是一间小屋,乍看去还以为是供护园人暂时休息的休息室,来到近前才发现,那间小屋的门上歪歪扭扭地贴了一张海报,海报上仅穿比基尼的金发姑娘正做着撩人的动作。在那张海报的空白处则写着一行字“三点鬼下班灵异工作室(全国第000001家分店)”。

    肖佩佩在门前停住,这分店与马麟他们所在的总部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隔音极差,在门外便可以轻易听到屋里的对话。

    “大师……我该怎么办?”一个女子焦急的声音传来,如果从声音来判断,这女人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

    “这张灵符你收好,七日内不能离身……另外,每晚在家里的时候你都不要照镜子,不然你会看到很恐怖的画面。”说这话的是一个男人,嗓音略显沙哑,肖佩佩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

    屋内两人又毫无营养地寒暄了几句,接着门便被推开,一个浓妆艳抹的长发女子走出门外。这人见到肖佩佩先是一愣,然后她低声说了一句:“你也是熟人介绍来的吧,听说这位大师很灵的。”说完她便低头急匆匆地离开。

    肖佩佩进屋,看见了那个男人的背影。

    他正背对着肖佩佩忙碌着,虽然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却并未回头,而是小声嘟囔了一句:“啧,今儿这生意不错啊,一个接着一……”

    男人的话说到这里突然卡住,许是长久以来的深切思念让他能够感觉到肖佩佩的到来,许是布丁调皮地扭动身体发出了熟悉的声音,许是闻到了那淡淡的桃子味的清香。

    杨辰转身,与肖佩佩对视,他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为什么躲着我?”肖佩佩的语气中带着无奈和愠怒,这时候一直在她怀中睡着的布丁突然醒来,挣扎着从她的怀里跳下,一边撒欢儿地咬着杨辰的裤脚,一边卖力地摇着尾巴。

    “我并没有躲着你,只是之前我们没有机缘让彼此产生交集。”杨辰轻轻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

    “解释起来很麻烦,我理一下思路从头对你讲吧。”杨辰说着弯腰将布丁抱起,拖了两把椅子和肖佩佩面对面坐下,然后从肖佩佩的那场“婚礼”开始讲起。

    婚礼之后的大事件便是仙界中人退守酆都,而后仙界坍塌,接着一系列的变故让人猝不及防,而突然发生的一切却又在很多人尚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结束。

    在最后时刻,杨辰最终还是决定抛却一切来拯救这世界,这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使然。

    而在神界之中,杨辰第一次见到了轩辕,那个优雅的男人便是所有事情的起始与根源。两人分明只是初见,可听轩辕那句“你终于来了”,却像是等了杨辰许久。

    轩辕邀杨辰下棋,并在对弈时不疾不徐地将一切说明。

    杨辰和霖其实是蚩尤转生,这是轩辕说出的第一个令杨辰惊骇的话题,第二个让人惊讶的内容则是轩辕谋划这一切并非想要灭世,而是要求死。

    “漫长的岁月,不老不死,得到永生却失去一切,连死都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这种孤独,便是神的命运。”轩辕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流露着难以掩饰的落寞。

    “天道之中的棋局就是你面前的这一局棋,当然,当时在那里展现的只是这局棋的一部分……唔,其背后的含义就是:你们所看到的未来其实是我故意展示给你们看的所谓‘未来’的无数可能之一,我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把你们引来神界。”轩辕说着,眼神中居然闪着神明不该有的狡猾。

    “我已经被囚禁在这神界太久太久,现在该轮到蚩尤替我看守神界了……没想到的是,蚩尤居然转生为一体双魂的魔尊,不过这样也好,你们一个可以代我在这里坐牢,另一个便能够带我出去迎接死亡。”轩辕继续自顾自说着,杨辰在一旁聆听,他只觉得这一切实在有些荒唐。

    “所以,此后霖会代替你成为这里的至高神,而我则要带着你去撞镇魂碑?”杨辰终于开口。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就为了这个?为什么不做得更加直接,你现在采取的方法已经让很多无辜的人不明不白地送掉了性命,甚至失去了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

    “碍于某些规则,我不能直接干预,而且,你不觉得我现在的做法更加有趣么?……说实话,有时候看到这世间的肮脏和丑恶,我真的很想就这么将它毁灭。不过现在这个能让我求得死亡的机会很珍贵,我自然不会将它浪费在灭世上。”轩辕说着,又一颗棋子落下。

    杨辰看不懂这局棋,但从轩辕脸上的表情来看,此刻他应当已经处于胜势。

    “时辰已到……别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现在,我们尽情地拯救这世界吧。哈哈,人们称我为救世主,从某些方面来看倒是也没说错啊。”轩辕笑着,身体转眼消失,同一时间,杨辰觉得自己的识海之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

    帝陵,杨辰与肖佩佩相拥,他留下那句“不许哭”之后便迎向九龙定星佩经由镇魂碑释放出的强大力量。

    原本是必死的局面,却因为轩辕的一个念头而有了转机。

    最终,轩辕脱离出杨辰的识海,独自迎向那足以毁灭一切的九条金龙,而杨辰不仅活了下来,还从轩辕那里获得了一个“礼物”。

    ……

    “礼物?”肖佩佩听到这里,终于出声打断杨辰。

    “就是这个……”杨辰说着伸出右手,在他的手上悬浮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银色金属球,那球体缓缓旋转着,表面不时划过一道流光。

    “这是……?”

    “由我构筑的世界……轩辕完全激发了我识海之中那颗可以孕育出神格的种子所蕴含的力量,并将这个世界的胚胎留给我。这两年,我一直都在完善这世界。”

    “就因为这个,这两年里我们才没办法产生任何交集?”肖佩佩问。

    “没错,这个世界很特殊,那里是一个独立的时空维度。被选中的人便有机会进入其中,若是完成特定的任务便能够兑换自己想要的奖励,甚至可以实现在现实世界中完全不可能成真的愿望。当然,任务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完成,每一个任务都充满了凶险,稍不小心便是形神俱灭。这个世界刚刚形成的时候,一直在大量汲取我身上的福缘,用以让这里变得稳定,并拥有可以实现人们愿望的能力。而失去了福缘的我,自然没办法让我自己的心愿变作现实——我所期望的自然是和你在一起,可我越是想你,就越是无缘与你相见,甚至没办法得到你的任何消息……”杨辰一口气说了许多,总算将一切都解释清楚。

    轩辕留给杨辰的既是礼物,也是诅咒。他让杨辰创建了一个世界,也间接让杨辰失去了肖佩佩,直到现在,那世界趋于稳定,那诅咒的枷锁才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

    肖佩佩之前见到马麟等人的时候,这种影响实际上并未全完消除,所以马麟等人才会竭力隐瞒与杨辰有关的一切。好在最后杨辰和肖佩佩之间的情感还是破除了那诅咒,两人终于得以相见。

    “这……”肖佩佩望着杨辰手中的所谓“世界”,眼中稍有疑惑。

    “你不相信我?”杨辰急道,他对肖佩佩所讲的当然是毫无保留的实话。

    “这……这种设定不就是‘主神空间’么?这是要开新坑的节奏么?无限流?”肖佩佩歪着脑袋说道。

    “新坑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刚刚那女人是谁?”肖佩佩突然想起从杨辰这里走出去的那个艳俗女。

    “委托人呗……我总得想办法养活自己吧。”

    “我听你说……不让她照镜子?为什么?有镜妖跟着她?可是分明感觉不到妖气。”肖佩佩是少数还拥有灵力的灵能者之一。

    “哪儿有什么镜妖,我只是怕她卸妆之后把自己吓到……”

    “啧,要不要这么刻薄啊……”肖佩佩笑道,然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又问道:“对了,霖真的成为那个什么神了?可是我在那边看到了他和幽怜的墓碑……”

    “那碑是我立的,那是霖的要求……他大概真的成为了所谓的至高神吧,或许,那就是他的宿命。”杨辰说到这里,屋内的一座老式挂钟突然敲响了三下,时间已是午后三点。

    “唔,下班下班,三点了,鬼都下班了。”杨辰说着,起身。

    “鬼不是凌晨三点下班的吗?”

    “都是三点,没差了。哦,对了,有东西给你……终于有机会把这个还给你了。”杨辰拉过肖佩佩的手,将一件手镯戴在她的手上,并说道:“以前说过的,若是我把这镯子找回来,你就要和我约会,记得么?”

    “有这事儿?”肖佩佩故意问道。

    “二百四十八章,自己去翻!”

    “好了好了,那么认真,像个孩子一样……啊,差点忘了告诉你,豪豪要结婚了。”

    “这小子才多大啊……唔,说起来,要是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的话,是不是到时候我们俩随一份礼金就可以啊?我觉得为了省点儿钱,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不懈努力。”

    “喂,循序渐进!”肖佩佩说着抱起布丁。

    “好,好,循序渐进……啧,走了走了,约会去~”

    ……

    微风中,

    粉红色的发尾轻轻飞扬,

    通向远方的路,

    洒满桃子味的淡淡清香,

    不觉间,

    她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三点钟的阳光下,

    两个手牵手的影子渐渐拉长……

    (全书完)
添加书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投推荐票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