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3小说网 > 灵异 > 旁门左道 > 第三十章 闹洞房

第三十章 闹洞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见面陆南天就打了我肩头一拳:“哥们你太不仗义了,结婚都不通知我一声,怕我送不起礼吗?”

    我干笑:“我怕你太忙分不开身,所以不敢通知你啊!”

    “再忙我也得来了,而且我今天有一半是公务,算是顺道过来祝贺。”

    我心里一咯噔,这家伙很不识时务,着装这么整齐,不会是来抓某个宾客吧?心里虽然有些怀疑,无可奈何也只能把他往里面请了。

    一路进去,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我们身上,美好气氛都被破坏了。要是一个人穿警服过来,人家还不会在意,五个人穿得这么整齐,谁能不心里忐忑?我看到有不少人都悄悄低下了头,包括我爷爷也紧张得手不知该往哪里放,不敢上前招呼。

    走到大厅正中,里里外外几百人都闭上了嘴,出奇的安静,连厨房里掌勺的师父都拿着铲子跑出来看热闹了。

    陆南天扫视了众人一眼,向旁边拿着皮箱的警察使了个眼色。那个警察当即横过来双手捧着皮箱,另一个警察打开,从里面拿出一面折叠的锦旗来,小心地抖开交给陆南天,陆南天面向众人展示了一下,然后郑重地递给我。

    我有些意外,低头一看,中间写的两行大字是:青年代表,行业模范。

    我一看傻了眼,这算什么啊,我是无业游民,怎么就成行业模范青年代表了?再一看落款,竟然是以当朝最主要的一个青年社团总部的名义颁发的。我立即就明白了,这是表彰我们的功劳,但不好明言,只能这么隐晦地写,真正该写的是:除魔卫道,保国安民。

    宾客们反应过来了,掌声如潮,我却很不爽,说实在的我没想要这样的荣誉,也不想与官方的人来往。但送也送来了,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只好收下。

    陆南天又从皮箱里面拿出一个装裱过的画轴,小心地展开,上面写着四个酋劲有力,气势不凡的毛笔行楷:百年好合。

    陆南天还是展示给宾客们看,这应该是陆南天给我的礼物,所以我也没在意,但宾客中却有人惊叫起来,纷纷起立,议论纷纷,然后整个大厅都轰动了。我凑过去一看,原来奥妙在落款上,是某个大人物的题字,加盖了个人私章。

    我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更加嘀咕了,我与此人没有任何交往,此举莫非是“假私济公”?江相派还没有除尽,而且段凝芷跟我关系特殊,以后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不过也有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踱君子之腹,这君颇为亲民,从最近的举措来看也相当睿智果断,或许这只是对我做的事情给予肯定。我现在要是不收,那是太不识太举,要是收了,就跟官方搭上关系了,以后怕有不少麻烦……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不能不收,只能收下了。

    下午还是有许多八竿子打不到的亲友和陌生人来送礼,有许多人送完礼就走了。不过也有些是我非常期待的客人,比如张玄明。不仅张玄明和陆晴雯来了,张玄明手里还牵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斯文俊俏,机灵可爱,活脱脱就是个小张玄明。小孩的另一边手牵在一个年轻漂亮,娴静温婉的少妇手里,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三个是一家子。

    果然,张玄明向我介绍,少妇是他老婆林梅,小孩是他儿子张文浩。我暗中赞叹,不知张玄明拿什么养出来的,老婆孩子都一身灵气,简直像从仙境中走出来的。

    客气了几句,林梅和陆晴雯带着小孩去看新娘了,我跟张玄明聊了几句,人多事杂,很快把他丢下了。等到我再次想起他时,一问他一家子已经走了。

    来的客人多得超过预计好几倍,又必须我接待,结果本来很安逸的新郎倌忙得差点丢了魂。直到晚宴过后,宾客散尽已是半夜,我才喘过一口气来,还好这些年经历了不少危险,身体素质过硬,否则早就累趴下了。

    祝贺的人多,导致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收到的礼物多,而且计划外的宾客大多送的是礼盒,结果就把新房堆住了半边。这半边就等于是没有打通之间的一个房间,由此可见数量之多。

    钱乃身外之物,就不数了,这些包装精美的礼盒却值得一拆,我们关起门后没急着行周公之礼,而是大拆礼物盒。收礼的司仪因为礼物太多,怕弄混了,所以每个礼盒外面都贴有字条,标明送礼的人。

    我和秦悠悠越拆越震惊,这里面的礼物可真不简单啊,巨大的野山参,整枝的鹿茸,高档的玉器,硕大的宝石,精美的古董瓷瓶,五花八门,琳琅满目。比如少林派送的是一串沉香佛珠,价值我无法估计。

    秦悠悠有些担忧:“有好多人根本不认识,为什么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我摊了摊手:“反正不是抢的偷的,也不是贪污受贿巧收豪夺,收了就收了。”

    秦悠悠叹了一口气:“不认识的人送重礼,肯定是有所求,只怕以后我们想过平静的日子不容易。”

    我点了点头,人怕出名猪怕壮,显然现在我出名了,黑道白道都扯上了关系,想要脱身都不容易。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甄歌发来的一条长信息:

    师父,事情忙完了,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也该走了。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真心想要帮我报仇,也从来没有真想收我当徒弟,但你爱护我是真的,所以我还是很感激。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因为我漂亮特别重视我,也没有因为我是妖类轻视我的人,你是我的好师父,好哥哥,永远都是。我需要的关爱,不是你能给我的,所以我要去寻找属于我的白马王子,属于我的幸福,我想你一定不会因为我不告而别生我的气吧?我就不给悠悠姐发短信了,你代我转告一下,最后祝你们美满幸福。

    “这孩子……”我有些失落,也有些担忧。

    秦悠悠凑过来看,看完轻叹了一口气:“但愿她不会急着去报仇。”

    “嗯。”

    秦悠悠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又去拆礼盒,拿起一个很小很不起眼的礼盒,只比装钻戒的盒子大一点儿:“咦,这是张玄明送的。”

    我也有些好奇起来,张玄明应该不会送太普通的东西,这么小能装什么呢?我凑了过去,两人小心翼翼拆开,里面却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玉块,上面有精美的花纹。再一看不是完整的玉块,像是一个盒子,于是把盒子打开。

    小小的玉盒内是两个像樱桃似的果子,红艳艳圆滚滚,紧紧连在一起,一股诱人之极的异香扑鼻而来,直泌肺俯,闻一下就让人精神大振。再一细看,两个果子是天生长在一起的,并不是用胶水粘住,不知道算是一个果子还是算两个果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我和秦悠悠对视一眼,都很开心,这件礼物太别致了,可爱喜庆,喻意极好,撇开功效不说也是难得可贵。我拿了起来递到秦悠悠嘴边,秦悠悠笑了笑,用嘴唇含住了一颗,把头凑过来,将另一颗塞进了我的嘴里。

    果子连在一起,嘴自然也连在了一起,咬破了果子,立即化为一股津液,满嘴生香,也分不清是谁吃了谁的份,妙趣无穷……敢情这果子是这样吃的。

    我扬手一指,隔空按下了照明开关,抱起了秦悠悠往床上放,嘴还是没有分开。这时“啪”的一声,有一颗小石子砸在窗户上。

    我吃了一惊,意念外放,发现远处有一个人正在飞快离去,似乎是段凝芷。

    我愣住了,到处都是在找她抓她的人,她冒险跑到这里来是为什么?这个答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是很清楚的。现在我要是不追过去,只怕以后都没有见到她的机会了,可是此刻是我与秦悠悠洞房花烛夜,我跑出去也太过分了吧?

    秦悠悠推了我一把:“再不去追她就走了!”

    “啊?”我像考试作弊被老师发现了一样,全身燥热,一头冷汗。

    “我要是到现在还不放心,还不了解你,就不配做你妻子了。去陪她说说话,早点回来,我先暖暧被窝。”

    天气并不冷,这暖的不是被窝,是我的心窝,我感动得差点要热泪盈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迅速出门去了。

    跑出村外,有一个人影背对着我站在一片菜地边,圆月正当头,清风徐来,吹动她的裙子微微飘荡。那人转过身来,果然是段凝芷,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呀,春宵一刻值千金,新郎倌不陪着新娘子,半夜跑出来干什么?”

    我沉着脸:“是不是你带走了蛋蛋?”

    段凝芷道:“如果我说是,你是不是要杀了我这个女魔头?”

    “那个孩子很特别,会影响别人的意识,如果不妥善处理,怕会后患者无穷……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跑出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需要知道你的立场。”

    段凝芷轻叹了一声:“如果我说我还在爱着你,愿意放弃一切当你的妻子,你会跟我结婚吗?”

    我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愣住了,段凝芷笑嘻嘻道:“这个时候你居然丢下了新娘子跑出来,可见你对我还是有情义的,而且我也不比秦悠悠丑,你不需要那样为难吧?”

    “你……”

    段凝芷脸色沉了下来:“现在你必须做出选择,选我还是选她?”

    我咬了咬牙:“选她!”

    段凝芷摇头叹息:“唉,果然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我告诉你,你的回答错误了,你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

    难道是调虎离山之计?我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即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狂奔,什么都顾不上了。不到半分钟我就冲进了房间,黑暗中看到秦悠悠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我还是不放心,猛地掀开被子:“悠悠,你没事吧?”

    秦悠悠吓了一跳,急忙坐起:“怎么了?”

    我仔细端祥她的脸,如假包换,声音、体形、气息都没有任何变化,这才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怕她是用调虎离山计,想要对你不利。”

    秦悠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如今我们已经形如一体,生死与共。秦悠悠想了想:“她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然后从容离开。虽然她诡计多端,但我相信她已经完全清醒了,会害别人也不会害你,你也就包括了我,所以她以后不会害我的。”

    这话也有道理,段凝芷的目的,是想知道她在我心里还有多重,我跑出去就已经给了她答案。只是这样一来,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更要剪不断理还乱了……不想这些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已经损失了好几百万了,还是赶快挽回损失。我挥手隔空关上门,掀起被子一盖,双手便开始乱摸,秦悠悠突然按住了我的手:“等等,好像床下有动静!”

    我心说难道是有人躲在下面偷听?没道理啊,下面空间那么小,人是钻不进去的,凝神感应,却是喵太躲在下面。我顿时大怒:“死色猫,给我滚出去!”

    喵太从床底下钻了出来,一副悻悻然往外走,以意念对我们说:“我给你们站岗放哨还不好,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重色轻友,过河拆桥……唉,我也找只母猫去。”

    (全书完)
添加书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投推荐票错误举报